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您的位置: 首页>盟员风采

艺术人生演绎湘西梦想

作者: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年01月24日      来源:

 艺术人生演绎湘西梦想

 —— 记湖南省民族歌舞团舞蹈科科长、民盟湘西州委委员陈闻


王贤芝

 

 

 

1989年,当一名长相清秀的11岁小男孩走进湖南省艺术学校湘西民族舞蹈科的时候,他心里只怀着一个简单的愿望:终于可以继续跳自己喜欢的舞蹈了。27年后,当年近不惑的他在凌晨3点终于结束紧张的排练的时候,没有谁能够聆听他此刻的心声。夜幕下的小城、远方的群山还在沉睡,只有头顶闪烁的几颗晨星依然明亮,为晚归和早起的人们贡献着纯净的微光。他,从一名普通的舞蹈演员到湖南省民族歌舞团舞蹈科科长、多次斩获大奖的舞蹈编导、国家二级演员、湘西州舞协理事、民盟湘西州委委员,他用自己30多年的艺术人生演绎着一个关于湘西,关于大山里的民族千年传承的梦想。


大凡艺术家,对艺术的热爱都是天生的,但在艺术的追求之路上毫无例外都是充满艰辛的。长着一张娃娃脸的陈闻,有着典型的南方人个头,这在当下“靠颜值身材担当”的演艺界看来,绝对不是一个有利条件。但他偏偏就与“文体”结下了不解之缘。父亲是州文化局的笔杆子,母亲也是一名文体工作者,加上身处少数民族地区,在这样浓厚的“文体”氛围熏陶下,小小年纪的陈闻发自内心的爱上了舞蹈。所以,临近小学毕业时,当听说湖南省艺术学校湘西民族舞蹈科来学校招生时,他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了考试,并成为全校两名被录取的学生之一。16岁,当大多数孩子还在享受父母的照顾呵护时,陈闻已经走进了湘西州歌舞团的工作岗位。从此,每天的生活除了排练就是演出,简单枯燥而又充满挑战。作为一名职场“新人”,不仅演出任务重,待遇低,而且还要不断磨练自身技艺。在团里的“三百工程”(百所学校、百所乡村、百所厂矿)义务演出活动中,最紧张最艰苦的就属下乡演出了。几年下来,基本上州内所有的偏远乡村他都走遍了,每年有3个月左右的时间是在外面演出,平均下来每天要演两到三场。因为每个乡村之间相距遥远,且山路崎岖难行,大多数时候都是上一场的演出刚结束就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地点。陈闻回忆,那时候大家普遍生活水平不高,偏远地区就更不消说了。吃住条件根本没法讲究,基本上和革命年代的感觉差不多。这段时间的磨砺让从小生活在“城里”的陈闻多了一份坚韧与成熟,也让他看到了自身的不足。为此,他决定:继续深造,提升自我。


1997年,19岁的陈闻与千万年轻学子一样,跨过高考的“独木桥”走进了中央民族大学舞蹈系。此刻他还不知道,在这里,等待他的将是一场怎样的“化茧成蝶”般的痛苦蜕变。上专业课第一天,陈闻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与打击。老师扫了一眼这十几个男生,然后就按自己的标准排好了站位。在清一色的高大挺拔北方同学的衬托下,唯一的湘西人陈闻显得格外矮小瘦弱。他被老师排到了最后一排的最边上。因为舞蹈演员不仅需要优美的身形,而且还要求一定的肌肉力量,特别是讲究下盘稳健,这样才有足够的支撑力与平衡力。经受了“排位之耻”后,湘西人的“狠劲”与“霸蛮”一下子涌上陈闻的心头。从此,校园的操场、教室、练功房里多了一个奇怪的身影。陈闻在自己的每只腿上绑了一个5斤重的沙袋,每天无论是吃饭、走路、睡觉都坚持负重。他成了全班最早起床、最晚睡觉的人,每天戴着10斤重的沙袋早晚在操场各跑5圈是他雷打不动的功课。汗水一次次考验着他的意志。下课后,他会找一个全校最偏僻的练功房,对着镜子一遍遍地反复练习,因此而带来的受伤更是成了家常便饭。他心里憋着一股劲,身体的伤痛被他咬着牙如蛛丝般就轻轻拂去了。近乎“自虐”的苦练在一个学期后立马就有了效果:他的“二位转”从刚入学时的3圈增加到了8圈;同学们的“旁腿转”平均成绩是20-30圈,他的是64圈;身高近1米8的同学弹跳成绩是30公分左右,他是50公分……当然,他的站位马上就从最后一排最边上变成了第一排的正中间。此后,他的专业成绩年年都是全班甚至全年级第一,高年级的师哥师姐们也都对这个湘西来的“小个子”学弟刮目相看。在最后的毕业汇报演出中,其余同学都是集体露脸时,也唯有陈闻获得了十多分钟的个人展演。在谈及何以如此“拼命”的原因时,陈闻说:“前面有那么多像宋祖英、余大鸣、杨曙光、谢晓泳、罗守进等湘西走出去的杰出前辈,我不能给湘西人丢了脸。”外表的云淡风轻与内心的澎湃激昂构成了巨大的反差,或许,这就是艺术的张力与灵感的源泉。


 “认真”与“付出”是出现在陈闻话语中的高频词汇。正是因为这样的态度,他的人生在积淀中不断蜕变升华,生活也一次次给予他丰厚的回报。


1999年9月,21岁的陈闻被借调到湖南省艺术学校舞蹈系任舞蹈教师。在这里,年轻的“老革命”开启了人生的新篇章。他的过硬专业素养得到了师生的一致认同,成为学校为数不多的“双优”教师(优秀公开课、优秀个人展演)之一。同时,在与身为民盟盟员的领导、同事的相处中,他慢慢被民盟这个组织吸引,盟组织也发现了这颗优秀的“新星”。2005年9月,经过组织的考察,陈闻加入了民盟,同年他考入中南大学艺术学院继续深造。2008年7月,本科毕业的陈闻接到了回原单位工作的通知。他二话不说从长沙返回了吉首。此时,湘西州歌舞团已经升格为湖南省民族歌舞团,因为他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,团里安排他继续当舞蹈教员,培训新人。不久,主管业务的副团长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国家一级编导胡明珠找到他,问他是否有兴趣考虑做专职编导,继续钻研提升能力。陈闻点了点头。于是,新的一轮人生试炼开始。那段时间,如同白云禅师《蝇子透窗偈》中所言:“为爱寻光纸上钻,不能透处几多难。”用陈闻自己的话来说,那是另一段在黑暗中蛰伏摸索,渴望自我突破与创新的日子。他每天看书、看视频,反复研究,从模仿借鉴到形成自己的风格与思想,他一点一滴地在小试身手中找到做编导的感觉与诀窍。经过前期的试炼后,他终于如蝉般迎着阳光唱出了属于自己的盛夏高歌。2011年12月,他担任执行编导的大型少数民族舞蹈诗《五彩湘韵》在第三届湖南省少数民族调演中获金奖,并代表湖南省参加2012年4月举行的全国第四届少数民族汇演再次荣获金奖。这是少数民族舞蹈类的最高奖项,比赛规格也最高,党和政府的最高领导人均出席了活动的开幕式与闭幕式。 此后,他的工作一天比一天忙碌,作品也是一部接着一部。2015年8月,陈闻创作的土家族三人舞《羿比泽格兹》参加全州首届文艺创作大赛荣获一等奖。而且这还是在排练大型民族舞剧《凤凰》期间利用中午和晚上的休息时间20天就完成的作品。代价就是每天晚上他和演员都会排练到凌晨2点多,第二天早上7点又要照常出门。10月,参与创作的大型民族舞剧《凤凰》代表湘西州参加湖南省第四届少数民族文艺调演开幕式演出,荣获特别奖。11月,该舞剧在长沙湖南大剧院参加第五届湖南省艺术节演出,荣获田汉新创剧目奖,并已作为湖南省冲击2016年在北京举办的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金奖的参演赛剧目。


无数的成绩与荣誉向陈闻涌过来,但他并没有飘飘然。反而一头扎进了大山深处,因为他深深懂得:大山的民族要知道自己的灵魂归依何处。除了每年在歌舞团和盟州委统一安排下深入全州各县市乡镇开展“送戏下乡 演艺惠民”活动外,他还组织优秀创编人员以及业务骨干深入贵州、怀化、龙山、永顺、古丈、凤凰、泸溪、吉首等周边少数民族地区采风,体验土家族、苗族民俗、民风,为挖掘、整理、创作一批极具本土民族特色的文艺作品奠定基础。同时,因为热爱和了解,他也对传统少数民族文化的流失表达了深深的忧虑:“一个人走再远,不能忘掉自己的根在哪里。我们生于斯、长于斯,成于斯,有责任和义务保护自己民族文化的根本。所谓根本,对我而言就是能够表现湘西的符号性、地域性、代表性的东西。”对于未来,关于“湘西”这个流传千年、神秘而又美丽的名词,他说他愿意做一个圆梦者,同无数奋斗在湘西一线的文艺工作者一样,用自己美丽的人生梦想共同托起新时代、多元化背景下的民族梦想。


“没有任何一件事是能够随随便便成功的。任何人只要肯沉下心来做事就没有做不好的。”这是陈闻的座右铭,也是他生活的写照。采访中途,对话无数次被工作电话打断,陈闻始终保持着沉静的态度,有条不紊地处理好各种事情。他的工作无疑是繁忙的,除了团里的常规工作,自己的艺术创作,他作为民盟湘西州直一支部副主委要做的事情也不少:配合民盟机关社会服务部参与事实孤儿的救助工作,每年去特殊学校、敬老院、扶贫村等地开展义务演出,组织、策划、导演庆祝民盟州委成立25周年文艺汇演等。但他的神情依然是淡然的,或许那种崇尚素朴、自然即美的艺术审美多年来深深沁入生活的每个缝隙之中了吧。他的为人也是真性情的。作为一群80、90后的“头儿”,大家对他是又敬又爱。敬,来源于他对工作对艺术近乎严苛的态度。为了一个动作,他可以让演员排练上千遍,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,他甚至会把演员骂哭。爱,源于他对同事、下属、朋友真挚的关怀。他不喜欢熬夜,但是为了工作,为了别人需要帮忙的事情,他毫无怨言,而且主动上前。闲暇之余的生活也是非常简单的,看看书、喝喝茶、与二三好友或对饮或清谈。“过好每一天就够了”,他说。


    海德格尔认为一切艺术本质上都是诗。诗人荷尔德林说:“人,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”。当那欢快的苗鼓敲醒第一缕晨曦,清越的咚咚喹伴着鸟鸣,陈闻知道,一个新的湘西、梦想的湘西又开始了




[上一篇]       [下一篇]

中国政府网 中国民盟委员会 湖南省政府网 中国民盟湖南省委员会 湘西州政府门户网站

版权所有:中国民主同盟湘西自治州委员会

主办:中国民主同盟湘西自治州委员会  地址:湖南吉首市人民中路 联系电话:0743-8562792 传真:0743-8562792
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网站群  备案序号:湘ICP备05009634号
 网站统计: